春节是许多中国人最期待的节日。对我来说,中国的“春节”与韩国的“春节”,也有着不同的意义。因为我在中国度过了几次春节,每次都留下了难忘的珍贵回忆。

记忆中第一次在中国经历的春节,充满了不断的鞭炮声,直到凌晨为止。有一年,我在一个中国家庭里,一边吃亲自包好的饺子,一边看春晚。还有一年,我和中国朋友们通宵玩游戏迎接春节。目前为止我记忆中最华丽的烟花,还是2006年春节前一天,在北京市海淀的一个小区里看到的。当时社区工作人员推着载有满满一车烟花的超市手推车,在小区里燃放烟花的场景让我记忆犹新。

为防止冠状病毒扩散,中国政府决定延长春节假期。因此,我的姥姥和父母、我们夫妇、孩子四代人连续几天24小时在一起,一日三餐,全家人聚在一起进餐,与孩子亲密接触,这也是第一次。也许这辈子,这会是我和家人相处时间最长的春节。

为何要整顿?他还给记者拿出了一份仙桃市市场监管局、仙桃市公安局查办侦办的涉疫案件资料:“在这次疫情防控战中,出现了一批企业涉嫌生产销售伪劣口罩、三无口罩、哄抬价格等案件。”尤其是外省查办的三无口罩生产企业有些就在仙桃市,属于此次停工停产的企业范围。

“在此范围之外的其他企业,根据湖北省疫情防控规定停工停产至2月13日24时。”这位负责人说,这样安排就是为最大限度整合生产要素,最大限度扩大医用防护服和医用口罩等紧缺急需物资产能,最大限度加强监管保证质量,最大限度集中管理人员防止交叉感染。眼下疫情形势严峻,其他企业开工生产就会引发集聚,风险极大。

根据仙桃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企业生产组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无纺布企业生产秩序工作的情况说明》,圈定了60家“疫情防控物资重点生产企业”,包括10家医用防护服生产企业、28家公司符合国标的一次性医用口罩生产企业,以及22家为上述两类企业提供原材料、印刷、包装等配套生产的企业。

质疑2:医疗物资如此缺,企业为何还停业整顿?

回应:缺乏生产资质,仙桃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医用防护服生产企业

之前只在新闻中看到的消息很快就能切身感受到。商店的口罩和消毒药很快卖光,网上也是一样,因为春节放假物流有限制,在韩国情况也差不多。不知从何时起,小区东门和南门开始禁止出入。在其余两处,社区的工作人员和保安一起在大门进口处执勤,对进入小区的人员用体温检测仪进行体温测量,小区门外还张贴着各种针对疫情的提示。快递员和外卖员无法进入小区,只能将快递放在小区门口,给收件人打电话取货。

看着政府公布的数据,我首先想起武汉的朋友。在武汉封闭的果断措施面前,担心朋友及朋友一家是否短缺食品,是否购买口罩和消毒药。我联系她问,现在你那儿能否收到快递,我想寄一点消毒药和口罩给你。但朋友说,食品足够了,虽然没买到75%以上的酒精,但她买了84消毒药,因为她现在很少出门,所以也不需要太多口罩。朋友反而担心我和家人,她说我们家人也会消耗很多,留着自己用。

我有一个好友,最近三年我们都在一起迎接新年。她爱读书擅长写作,知道很多有趣的中国故事。作为外国人的我,偶尔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给予帮助。

在微信群里,不断传来有关疫情的消息和建议。对于预防感染的方法,也有了这样那样的意见。我也关注着这些信息,还和家人及朋友们分享了可信的内容。偶尔出去拿快递,一定戴上口罩。回到家,我就用放在门口的消毒药喷雾消毒,把外套挂在通风良好的阳台上,按照专家建议勤洗手。母亲还为了少出门,开始在阳台上种大葱、大蒜和发豆芽吃。

回应:最大限度集中紧缺物资产能,整顿伪劣、三无产品生产销售

中国古话说,人要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得知消息后,有人毫不犹豫地跑到武汉,为抗疫出一份力;有人为了多救一个人,在一线与病毒作战。新闻报道中,有长时间戴着口罩用刺激的消毒药导致脸和手受伤的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在椅子和地上睡觉的医护人员,也有为节省时间剃光头的护士。

1月26日以来,为了完成省里下达的“日产三万件”任务,仙桃市成立了包括水、电、气、金融、交通、公安等部门在内的工作专班,对致霖、誉诚等10家生产企业实行“六统一”:统一调剂采购设备、统一原材料供应、统一员工防护和食宿、统一质量检测、统一装箱运输、统一拨付资金。半个月左右,帮助企业添置贴条机190多台,从省内外招收贴条工150多名,培养熟练工200多名,提供贷款3.7亿元,帮助企业成倍扩大产能。2月8日,仙桃市医用防护服半成品日产量终于达到3万件。

仙桃市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仙桃市目前共有生产各类应急防护物资企业113家,这些企业主要是外贸企业,未取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不能在国内销售,只能外贸出口。这些企业中具备医用防护服国内生产资质的,只有两家,而这两家企业只具备资格,并没有生产能力。由于医用防护服生产标准要求极高,疫情来袭,仙桃市按照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组织10家具备医用防护服生产能力的企业,为注册地为深圳市的稳健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代工加工医用防护服半成品,再运输到稳健公司在湖北崇阳的代工厂进行消毒等工序,最终投向市场。

在中国度过的春节,总是充满着又特别又快乐的事情,所以今年我也在北京翘首以盼春节的到来。1月中旬开始,在韩国的朋友们偶尔发个信息问我,在武汉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情况,并担心我的情况,但我笑着回答说:“从北京到武汉,比到韩国的距离还远,不用担心。”没想到,担心变成了现实。

在北京听到武汉的消息时,我都会给朋友发短信,询问她和家人的情况,朋友每次都说她们一切都好。有一次,她还拍了她侄子在家里玩的照片发给我,他和我儿子年龄差不多,看起来还挺开心的样子。

即便如此,我也希望不要再有这样的春节。我衷心希望武汉尽早打赢抗击疫情的斗争,很希望我的武汉朋友早日回到北京,我们一起吃饭,我想边吃饭边听她给我讲有趣的故事。明年春节,我想带着儿子去武汉朋友家玩,希望能亲眼见到那些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亲人,和她可爱的侄子一起,去武汉一些有名的地方玩。(作者河贞美系人民网韩语频道外籍员工)

质疑1:能外贸出口,为何不能在国内销售?

临近春节假期,朋友为了和在家乡的家人一起过年,提前就赶回老家武汉。韩国有为远行的朋友饯行的传统,每次朋友离开北京去远方,我都和她一起吃饭。但这次不巧的是大家的时间没有对上。我跟她约好,等她回到北京再聚。但就在她回老家的短短几天后,政府决定武汉封闭。

他们英雄般的形象,不仅感动了中国人,也感动了世界人。患难见真情,在特殊时期,中华民族重视仁义礼智的精神像灯塔一样闪耀着,无数人为武汉担忧、惋惜,万众一心为武汉加油。

“这一次疫情来袭,暴露出了我市在医用防护服生产链上存在严重不足,没有企业能真正生产医用防护服,没有自己的品牌。”这位负责人说,我们正全力争取符合条件的防护服生产企业获得国家有关部门“内销”资质认证。截至2月9日,通过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开辟的“绿色通道”,又有73家防护产品生产企业获批生产,主要生产口罩、隔离服等防疫紧缺急需产品,还有30家正在认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