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1月8日电 (记者 梁晓辉)《关于进一步推动返乡入乡创业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8日公布,提出加大对返乡入乡创业人员的扶持力度,并推出一批返乡入乡创业示范县。

展望未来,疫情终将过去,而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影响也会逐渐消失。真正值得我们思考的是疫情的长期影响,到底哪些行为与生活方式、哪些政策会发生长期趋势性的改变?

短期影响虽大,曙光已经出现。

在今年春节期间,电影票房同比下降了99%,春节期间访港旅客人数同比下降85%,这预示着春节期间的消费和旅游收入增速大幅下滑。

首先,城市化的模式或许会发生变化。

试想一下,如果武汉的经济和交通没有那么发达,或许这一次的疫情传播就不会这么快了。反过来说,我们其实不能让经济发展依赖于少数城市,而应该让城市发展更加均衡。

而在春节结束之后,各地普遍延期复工,到目前为止复工的进度也不理想。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到底对我们的经济和生活会产生哪些影响?

以这一次疫情发源地的武汉为例,其常住人口1100多万,其中城区人口约为869万(2017年数据),城区人口数量排名全国第六,同时武汉市的GDP也高居全国城市的第8名。

在2016年,政府提出了“新型城镇化”的口号,其核心是以人为本的城市化,而主要的政策就是放开户籍政策,让所有居民都能共享城市的美好生活。

截止2017年,中国共有5座城市的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另外有9座城市的城区人口位于500万-1000万之间。

如果假设感染者每一次出门传染1个二代患者,那么每隔两天市内感染者数量会翻一倍,20天以后市外感染者的数量就会和武汉市一样多。这其实就是这一次疫情发生初期的实际情况,从1月15日到1月21日,武汉的感染者数量每隔两天翻一倍。武汉的疫情是在19年12月爆发,而在1月下旬全国其他地区开始批量出现感染者。

我们发现,政府对不同城市的户籍管理其实是有松有紧。对于中小城市,政府已经宣布在城区人口低于500万的城市全面或者部分放开落户的限制。而对于大城市,尤其城区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依然在严控落户。这意味着未来大城市的发展其实会受到约束,而中小城市的发展会受到鼓励。

《意见》强调,要优化创业服务。一是提升服务能力。建立基层服务人员管理和培训机制,设立创业服务专门窗口,组建专家团,向返乡入乡创业人员提供指导服务。支持运用就业创业服务补助,向社会购买基本就业创业服务成果,引导各类市场化服务机构为返乡入乡创业提供服务。二是强化载体服务。加强各类返乡入乡创业载体建设,打造全产业链孵化体系。三是健全社会保险和社会救助机制。推进扶贫车间、卫星工厂、返乡入乡创业小微企业等按规定参加工伤保险。开展新业态从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工作。对返乡入乡创业失败的劳动者,按规定提供就业服务、就业援助和社会救助。

思考疫情过后的几个长期变化

在今年春运的前35天,交通运输部公布的全国旅客发送量同比下降了46.6%,其中2月13日与去年春节后同期相比降幅高达83.8%。

从高德地图的百城拥堵指数来看,在过去的一周平均为1.16,比去年节后同期下降约25%。

而这一次武汉的疫情之所以扩散的如此之快,其实就与发达的交通有关。以武汉1100万常住人口加上300万短期流动人口,其管理人口超过1400万,相当于每人每2天乘坐一次公共交通,每20天进出城一次。

而湖北地区在放宽确诊标准、大规模接受临床诊断病例之后,13日起其新增疑似和确诊病例数大幅下降,意味着病患得到了有效的收治,疫情并没有进一步扩散。

从6大电厂发电日耗来看,在2月10日-14日这一周维持在37.5万吨左右,而去年节后同期约为64万吨,同比降幅超过40%。

人口向大城市集中,有利于实现规模经济、提高生产效率,有助于经济的发展。上海、北京、重庆、深圳、广州这5座城市的城区人口最多,它们同时也是中国城市GDP排名的前5名。

而从百度迁徙指数来看,今年春节以后上海、广州等地人口迁入规模只相当于去年同期的30%左右,也意味着复工进展较弱。

人口众多加上经济的重要地位,武汉的交通也极其发达。在20年1月初,其日均公共交通超过800万人次,而日均跨城人口超过70万人次。

而在大城市和中小城市之间会产生一个交集,也就是大城市周边的都市圈,这些中小城市一方面可以参与大城市的经济循环,同时又有户籍放开的红利,其实有望在未来迎来持续的发展。

过去,中国的城市化是“摊大饼”的模式,人口从农村和乡镇向大中型城市集中,尤其是向大城市集中,大城市的规模越来越大。

目前看来,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主要体现在1月下旬和2月份,3月份以后的经济有望逐步恢复,而2季度的中国经济增速有望恢复到此前的6%左右。

为了隔离病毒的传播,武汉从1月23日开始封城,各地政府启动了广泛的交通管制,对短期经济增长形成了比较大的冲击。

到2月14日为止,全国非湖北地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已经连续11天下降,2月14日全国30个省合计新增221例,比2月3日最高的890例大幅下降,如果这个趋势得以延续,在2月下旬全国非湖北地区有望逐步解除交通管制,恢复正常的经济秩序。

但是通过新型肺炎疫情,也暴露出大城市的一个软肋,就是抗风险能力比较低。当经济和社会发展依赖于少数核心城市的时候,一旦某个核心城市受到类似新冠疫情等突发事件的冲击,风险就容易扩散,从而形成系统性风险。

1.  都市圈取代大城市化

《意见》还提出,各地要建立健全部门协调机制,明确任务分工,落实部门责任。要结合地方资源禀赋和产业优势,合理确定返乡入乡创业工作方向。要推出一批返乡入乡创业示范县,在资金、政策等方面给予倾斜支持;建设一批返乡入乡创业示范载体,推动创业创新资源集聚;遴选一批优质返乡入乡创业示范项目,给予跟踪帮扶。要鼓励举办大赛、展示交流等活动,大力宣传推进返乡入乡创业的政策措施、经验做法和创业典型人物,大力弘扬创业创新文化,营造鼓励创业创新的良好氛围。(完)

由此可见,今年1季度的经济增速显著下行是大概率事件。

而在湖北省,武汉市又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虽然武汉市的常住人口只占湖北省的19%,但是其GDP占据了湖北省的38%,这就使得湖北其他地区对于武汉极度依赖。百度迁徙的数据显示,在正常时期,武汉人口迁入来源的前10名全部来自于省内的其他城市。

这份由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印发的《意见》说,要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一是落实扶持政策。明确返乡入乡创业人员同等享受当地创业扶持政策。对符合条件的返乡入乡创业人员,要落实税费减免、场地安排政策,给予一次性创业补贴。对符合条件的返乡入乡创业企业,按规定给予社会保险补贴,并可参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支持政策给予支持。二是创业担保贷款政策。探索建立信用乡村、信用园区、创业孵化示范基地、创业孵化实训基地推荐免担保机制,缓解返乡入乡创业反担保难题。

在援助武汉的过程中,江苏省的表现特别引人注目,大家喊出了“散装江苏”的口号,原因在于江苏省的经济发展非常均衡,南京虽然是省会,但是苏州的经济规模比南京还要大,这也使得江苏的经济更有韧性。

而好消息是,疫情拐点的曙光已经出现。

而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只有上海一座城市的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4座城市的城区人口位于500-1000万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