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揭阳治超站形同虚设 高价“路牌”为何能变成超载车的通行证?

近期有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映,广东揭阳的普宁市、惠来县存在超载货车买卖“路牌”问题,随即,国办督查室派员赴两地进行了暗访督查。暗访发现,当地买卖“路牌”、收取保护费肆虐猖獗,货车超限超载现象严重,非法改装司空见惯,“黑加油点”生意兴隆,在执法部门的包庇纵容下,货运市场乱象丛生,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处罚走过场 下月买“路牌”时再返还

车主:2019年9月份的,这个2019年9月24日是买的2019年10月份的。

“路牌”每月一换 全靠找“黄牛”购买

阿黄称,他第一次买的“路牌”是英文两个WW,“路牌”一个月一换,每一位车主找的黄牛不一样,买来的“路牌”图案也不相同,他知道的起码有四个黄牛。

车主 阿黄:抓到了,找个熟人,找熟人最少要买个6条烟,600块钱一条软中华。

获得2019中国品牌强国盛典年度新锐品牌的十家企业,分别是大疆创新、广汽传祺、方特、君乐宝、快手、抖音、京东、拼多多、顺丰、新松。这些新锐品牌展示了中国品牌在新兴产业方面崛起的迅猛势头,为中国品牌发展注入了新生力量。

督查人员:这个3600元是几月份的?

在一个停车场,督查人员看到了车主新拿到手的“路牌”。

在普宁和惠来的一些货运停车场暗访组发现,许多货车的前方挡风玻璃或者车身上都贴着各种各样的“路牌”。这是普宁市的一处停车场,里面停了许多“百吨王”,这些车大部分贴有“路牌”,图案有飞马、莲花、苹果或者安顺等字样。当记者问停车场的男子哪儿能买到“路牌”时,男子显得十分警觉。

督查人员:货车就在前面开,它一前一后。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规定,交通、交警部门要依托公路超限检查站联合执法,交通执法人员负责称重检测,发现超限超载现象监督卸货,交警部门对车辆驾驶员作出记分和罚款处罚,并对超限运输车辆的承运人、装载企业、货运企业、驾驶员分别处罚。那么,普宁、惠来的交通和交警部门在治理车辆超限中,是否严格按照国办的规定执行的呢?

华为获得了2019中国品牌强国盛典年度荣耀品牌的殊荣。据介绍,华为的获奖理由为其凭借对科技创新的追求,在5G时代实现了对世界领先水平的追赶与超越,也让中国品牌在高端手机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完)

活动现场发布了2019中国品牌强国盛典榜样100品牌、2019中国品牌强国盛典十大年度榜样品牌、2019中国品牌强国盛典十大年度新锐品牌和2019中国品牌强国盛典年度荣耀品牌。

吕师傅称,相对于被称为“百吨王”的四轴自卸工程车,自己的车是六轴、总重49吨的标载车,他的车基本按车的荷载装货,即使超载也不会太多。为了多装货和防止砂石抛洒,车厢上加了一块60厘米左右的挡板。加了挡板,执法部门就会按私改车辆进行罚款,然而,被查后也从来没人让他将挡板拆除过。吕师傅算了一笔账,他从五华运砂石到惠来,往返四五百公里,途中加上装卸车的时间要十多个小时,扣除车辆折旧和费用,每趟下来利润所剩无几。

货车车主:忠诚飞马的那个牌,整个潮汕地区,普宁、汕头、惠来、揭阳都是畅通无阻。

车主还反映,有时交通执法人员怕遇到记者暗访或者上面检查,也会对有“路牌”的超载车进行处罚,而这种处罚只不过是走过场而已。

不同的“路牌”使用范围也不一样。花更多的钱买的“路牌”,适用的范围就更大。

图案多样 高价“路牌”多地畅通

获得2019中国品牌强国盛典年度榜样品牌的十家企业,分别是中国中车、中国移动、中国航天、吉利、阿里巴巴、茅台、娃哈哈、格力、腾讯、潍柴动力。这些品牌在各自的领域都是具有标志性的领军企业,它们的入选展示了中国品牌的影响力和中国经济的实力。

“路牌”不同 使用范围也不同

这个图案的“路牌”上有ZC两个英文字母,车主称它为忠诚飞马,据称,这种“路牌”可以在揭阳市之外的更大范围使用。

2019中国品牌强国盛典榜样100品牌,包括中国移动、中国航天、中国中车、中国石油、阿里巴巴、腾讯、苏宁易购、云南白药等百家著名品牌,反映了中国经济与中国品牌的现状与趋势。

阿黄也尝试过不买“路牌”蒙混过关,但是,让执法部门查到了,找人“铲事”比买“路牌”的代价还大。

记者:那个要花多少钱买那个牌?

货车车主:那个牌不是熟人拿不到的,他不会给你的。

20分钟后,督查人员看到“百吨王”停在了停车场的对面,车的前面贴着动画片中“喜羊羊”图案的“路牌”。在现场一名男子的交涉下,“百吨王”不一会即被放行。就在这期间,交通执法人员又查了一辆超载的“百吨王”,然而,他们只上前看了一眼就当场放走。

在324国道距池尾高速收费站不远处,一辆停在路边的“百吨王”上贴着被称为莲花的“路牌”。

货车车主:他多少都要开张单处理一下,开200元或者最多1000元,下个月到黄牛那里去交保护费的时候,从那里面扣下来。平时他感觉没风声了,他就直接可以放车走。

货运业主 吕师傅:路费350元左右,还有油钱到那里差不多900~1200元,工人工资大概也就是600元。拉一趟货下来,也就是挣一个400~600元。

2019年11月21日11点50分左右,暗访中,督查人员发现一辆满载砂石的“百吨王”在惠来县葵潭镇境内的324国道行驶时,被乘坐号牌为粤VX2113执法车的交通执法人员查获。而后,“百吨王”在执法车的押送下,开往葵潭镇的一处停车场。

一个月纯盈利一万多元,被罚两次一个月就等于白干,有时车贷都还不上。高额的罚款让拉砂石的车主吃不消,于是,在当地催生一种买卖“路牌”的生意。所谓的“路牌”是一张有各种图案的贴纸,买来后,将它贴在车上就可畅行。

据货车车主介绍,仅普宁拉砂石的车就有上千辆,这些车的车主为了在运输途中减少被执法部门查到罚款的麻烦,大都通过黄牛买了“路牌”,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记者随暗访组进行了实地调查。

停车场管理人员:这个标志我就搞不清楚,有些是车队自己认自己的车好认一点。

货运业主吕师傅手下有几辆大货车,在普宁从事货运业务多年。吕师傅称,普宁及周边的五华等地砂石资源丰富,运输砂石是当地货运的主要业务。一些车主为了多挣钱,免不了要超载,而超载被执法部门查获后,就要受到高额处罚。

一位车主有两部货车,他向督查人员展示了四次买“路牌”的微信转账记录。

超载车“交涉”后放行 治超站形同虚设

车主 阿黄:他一个月收个五六十万、七八十万,他肯定要去交警、交通那里,全部要去打点,不然我们在路上,我们买了牌,他就不会查,不买牌他就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