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外媒New Atlas报道,当绳索被加热时–无论是摩擦还是火灾–它可能会失去其结构的完整性,随后在承受负荷时断裂。 然而,一种新的表面涂层可以使绳索在过热时改变颜色,为使用者提供警告。

不过,美团想要赢下“社交”这盘棋并非易事。

随着众多互联网巨头的加入,社区团购在今年迎来了一场“复活赛”。不少业内人士纷纷预测,巨头博弈的场景或将在社交电商市场再次上演。

通过调整锗锑碲的成分,可以在100至400℃ 的范围内改变其结晶的温度。这种可调节性当然可以派上用场,因为不同的绳索材料在不同的温度下会失去其完整性。在实验中,使用了聚酯/Vectran长丝,其涂层被调整为在150℃时变白。

口碑方面,社交电商玩家需要平衡好价格、质量、售后之间的关系。

美团的“生活服务电商平台”属性,决定其先天缺乏社交基因。

渤海大学建于1950年2月,是辽宁省政府主办的综合性大学,位于辽宁省锦州市。

与此同时,美团还面临着一群庞大的“劲敌”。

由此可见,团节社背后本质逻辑为:在以流量池微信为基础的本地团购市场,美团既可用流量与商家砍价,也可用低价去吸引更多团长。

对此,九轩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亿舟认为:“无论是社交电商,还是社区团购等模式,其实任何企业成本本质上都包括三个部分——流量获取成本、履约与交付成本、后台运营成本。玩家最终都是要打造一条综合成本最低的通路。”

王兴常把美团对标亚马逊,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垂直领域总会在某个用户群体形成交集——就餐、点餐、看电影、旅游、租车的用户,基本上就是同一群人。而王兴的目标是将这个用户群体扩大一倍。

中国电子商会发布的《社交电商行业发展白皮书(2020)》显示,目前社交电商主要分为分销型、拼团型、内容型和社区团购型,其中不乏拼多多、爱库存、小红书等典型代表企业。值得一提的是,拼团型社交电商市场份额最大,而拼多多处于领先地位。

于美团而言,“社交”是手中的一把待磨兵器。但当下,留给美团打磨的时间,非常有限。

模式、口碑、成本,是美团下好“社交”这盘棋必须越过的三座大山。

这意味着,社交电商玩家既需要以熟人参与裂变式传播的形式获取社交流量,也需要以社交平台为基础设施实现研发、运营等完整交易闭环。

多重考验之下,美团“社交”之路漫漫。

对于“社交电商”这场较量,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社交’可以看成是工具和玩法,用它能够打通与C端用户的真正交互。”

不幸的是,目前版本的涂层在几个月内就会氧化,在这个过程中失去其功能。希望一旦克服了这一障碍,该技术可以在消防员、登山者、救援队或建筑工人等人使用的绳索上得到应用。

“从企业基因来看,腾讯有做社交的心、阿里有做电商的心,而美团一直以来的定位就是个生活服务类平台。”在亿欧新消费分析师杨良看来,“定位圈定了美团所具备的工具类属性。”

成本方面,如何用最低成本走出一条通路,成为玩家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在社交电商领域,后来者美团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

去年年底,阿里上线S2B2C社交电商平台淘小铺。今年8月,京东正式上线喵尔社交电商平台。此外,腾讯还启动了小程序直播能力公测。

早在2018年,美团便开始试水社交电商。彼时,美团推出闪购平台,并于同一年在微信上架“好货拼团”。不过最终,这一项目不了了之。

“流量争夺战”之余,“无论是前端的获客与销售,还是后端的支撑与沉淀,社交电商市场均需平台以数字化系统架构作为基础设施,系统规划与实施,以提升协作效率。”另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亿欧。

不难看出,美团想要和亚马逊一样,以大规模运营构建护城河和超级平台。

制表人/亿欧网 曾乐

由于该项目具有“自购省、分享赚”的特性,因此也被外界视为“美团布局社交电商”的信号。在这样的模式下,美团却遇到了先行者。

这是辽宁省委组织部近日通报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不担当不作为典型问题。

这种涂层利用一种称为溅射的工艺,分三层涂在绳索上。它的第一层–底层–由银组成,银能反射入射光。接下来是一层氧化钛氮,以稳定银。最后,在上面涂上一层锗锑碲。当后一种化学物质受到高温时,它就会结晶,永久性地将颜色从蓝色变为白色。涂层的银色底座使这种颜色变化更容易看到。

关于“社交”这盘棋,美团才刚开始走,兵临城下,不得不战。

相比美团,作为“小弟”的联联周边游在社交电商市场中发展迅猛。公开资料显示,联联周边游目前在成都的单月营销额超3000万元,在西安单月营收超1500万元。

模式方面,依靠社交裂变收割流量的社交电商玩家,极易衍生出运营模式问题,需要注重合规发展,回归零售本质。

相比社区团购、实体电商的红海,主打本地生活服务特惠团购的社交电商,尚未出现巨头盘踞。这意味着,一旦美团形成“社交+C端用户交互”的模式,无疑是闯出了一条将资源不断变现的快速通道。

目前,公众号“美团团节社商家服务号”、“美团团节社西安站”、“美团团节社武汉站”均已上线,账号主体均为上海喜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喜艺网络层层穿透之后,背后实控人为美团有限公司。

这项技术建立在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和瑞士联邦材料试验和科研研究所(Empa)研究小组之前开发的一种变色涂层的基础上。最初,该涂层只能应用在平面上。现在,Empa已经对其进行了修改,使其也能应用于弯曲的表面,例如绳索纤维。

根据《中国社交电商合规研究报告》显示,社交电商存在十一项合规风险,主要包括“涉传”风险、税务风险、平台商品合规、奖励机制、隐私数据泄露等。

从美团今年的布局可以看出,对于社交电商,美团开始着急了:成立“美团优选”、推出“千城计划”加码社区团购,紧接着再推出“团节社”。

美团如何下好“社交”这盘棋?

《辽宁日报》3月5日报道称,日前,辽宁省委组织部通报4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不担当不作为典型问题,渤海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团委书记常向明“临阵脱逃”问题是其中之一。

已成立6年的联联周边游,通过采取与本地商家合作的形式,进行“门票、餐饮、酒店”等本地生活特价秒杀活动,业务范围目前已辐射至全国大部分城市,这无疑直指美团的核心业务。

截至发稿,仅黑猫投诉平台关于联联周边游的投诉量就高达5071条,包括平台赚差价、商品质量后续服务无法被保障等问题。此外,不少在联联周边游上购买过旅游、餐饮产品的客户多次投诉平台无果,最终只能由商家出面与用户协商解决。

今年10月底,美团被曝推出名为“美团团节社”的新项目。从运营模式来看,团节社采用的是“前端达人+社交分享,后端精选+限时高折扣团购”的S2B2C模式。

社交电商的蓝海,为美团布局社交打开了一个极佳切入口。据中国互联网协会统计,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在逐年增长,并于2018年突破1万亿元大关。

换而言之,美团此举实则是通过社交的方式,让商品信息在社交活动中流动变化。

相比之下,虽然团节社有美团作为背书,但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能否拿到更低的价格、招募更多的团长,后续服务保障能否完善,均影响其是否可以快速形成品牌势能”。

制表人/亿欧网 曾乐

在布局团节社的节奏上,美团依然走的是“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路子。据悉,该项目分别在西安、武汉、成都试点开放。

“美团App本身是拥有一个非常海量需求的直接入口,无论在用户端还是供给端都具有核心竞争力。但它选择在微信私域流量布局团结社,既是一种拓新,也相当于强化它在外部端的竞争优势。 ”他补充道。

“本质上看,社交电商发展很大程度上借助了微信等头部社交软件发展的红利。玩家可利用大社交平台实现去中心化、达到裂变传播,从而触达更多用户。”上述业内人士如是说。

快速扩张的联联周边游暴露出不少本地团购所存在的致命问题,这为美团敲响了警钟。

《辽宁日报》上述报道称,辽宁省委组织部强调,当前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防控正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全省各级党组织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及省委、省政府工作要求上来,认真履行领导责任,特别是抓落实的职责,高度警惕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理、松劲心态,扎扎实实抓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全省广大党员干部要勇当先锋、敢打头阵,履职尽责、担当作为,把初心落在行动上,把使命担在肩膀上,增强忧患意识,提高工作本领,狠抓工作落实。全省各级组织人事部门要在疫情防控斗争一线考察识别干部,对表现突出的大力褒奖、大胆使用,对不担当不作为、失职渎职的严肃问责,对紧要关头当“逃兵”的就地免职;要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和广大党员作用,及时宣传和表彰表现突出的党员、干部和先进集体,让党旗在疫情防控斗争第一线高高飘扬,为奋力夺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胜利”提供坚强组织保证。

如今,美团的外部战线越拉越长,逐渐扩展至外卖、酒旅、出行、新零售等领域。王兴“四处树敌”,外界对于美团边界的争议越来越多。

本地社交电商多以本地公众号为主,以低价作为吸引力连接用户,因此更易出现大大小小的玩家。在亿欧新消费分析师杨良看来,“作为一个沉淀海量私域流量的平台,微信会开放给它的合作伙伴,或是竞争对手“。

而团节社的出现,或许可以弥补美团的先天不足。

竞争加剧的同时,美团还面临着能否守住微信流量阵地的考验。

对于社交电商这块蛋糕,互联网巨头们自然也不愿舍弃,正在加快分食的步伐。

尽管存在先天不足,但近年来,美团的“社交”野心,早已可窥见一二。